武汉助孕公司
当前位置:武汉代孕 > 武汉助孕公司 >

世界人民为啥这么爱吃鸡?

来源:http://zgwhyc.com  日期:2020-01-20
如果物种以繁殖为目标,那么现在最成功的脊椎动物不是人类,而是鸡。
全世界鸡的数量,往少了算也有230亿,是脊椎动物出现以来地球上最庞大的种群,没有之一。
鸡们以各种形式出现在世界各国人民的餐桌上。
2018年,全球鸡肉消费量达到9363万吨,全球猪肉消费量为11247万吨,牛肉消费量为6026万吨,不少机构预计,过不了几年,鸡将取代猪,问鼎人类餐桌排行榜第一位。
但鸡的崛起,可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今河北省武安市磁山村中国学者认为,距今约8000年的磁山遗址中的出土的鸡骨可能出自已被驯化的家鸡,是目前为止人类最早的家鸡遗骸。
而达尔文认为,现代家鸡起源于4000多年前的印度大峡谷。
家鸡的野生祖先:红原鸡不过可以确知的是,越王勾践就搞过有第一个文字记载的大型养鸡场,用来增强国力,讨伐吴国。
可谓是战略养鸡,家鸡中的战斗机。
在驯化过程中,人们逐渐发现了鸡的优点:鸡可以自己找食吃,好饲养,成本低;鸡繁殖能力强,经过人工筛选之后,还能持续生蛋,不像别的鸟一年就下几个;当然,鸡还能娱乐,有一定观赏性。
这些特点,也让鸡一路从亚洲流行到世界各处。
罗马人不仅吃鸡玩鸡,还把它作为宗教动物。
又过了一个世纪,罗马人把吃鸡的习惯扩散到整个帝国。
不过,鸡并没有顺利占领欧洲,罗马帝国崩溃后,养鸡业一度衰落。
有学者认为,在后罗马时代,鸡的个头至少倒退了1000年。
但可以土里刨食的动物,怎么可能因为人类的帝国崩溃,就自甘失败呢?凭借先天优势,鸡还是顽强地在世界各地扎下了根,成为农耕地区最普遍的家禽。
到16世纪时,餐桌有鸡已经被提升到了民生的高度,法国国王亨利四世许诺要让他治下的所有农民都能在星期天吃上一锅炖鸡,这也让法国人逐渐形成了周日吃鸡的传统。
炖鸡成为法国家庭周日晚餐和节日庆典的主菜。
尽管人类吃鸡历史悠久,但鸡的主要价值,还是下蛋。
鸡肉成为风靡全球餐桌的主要肉类还是过去几十年间的事。
如今全球最爱吃鸡的美国人,在19世纪末的时候还不把鸡当成正经肉来看,牛肉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肉”。
直到20世纪初,美国人对蛋的需求加大,导致鸡中剩男太多。
人们开始把大量没用的公鸡作为食材出售。
两次世界大战改变了鸡的命运。
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鸡一个机会吧和平时期养鸡是一项赚钱的消遣,战争时期养鸡是一份爱国的责任一战时,美国要给欧洲盟友提供军粮,由于大量食物运往战场,美国国内物价因此提高。
于是政府就呼(hu)吁(you)人民群众养鸡,农业部贴标语、做海报,大力宣传养鸡的好处:鸡很便宜,还很好养,又不占地方,你后院那块小角落就别让它浪费在那儿了,家里只要有个稍微能管点事的小朋友就能照顾好这群鸡。
希望老百姓自给自足,尽量别给政府添麻烦。
鸡的膨胀,在这个时候开始了。
通过不断选育生长快的肉鸡,鸡的个头越来越大,长得越来越快。
今天我们熟悉的白羽肉鸡,就是在这个时间育成的。
1940年,一只鸡长大要12周,体重1公斤。
而今天,一只鸡长大只要6周,体重4公斤。
不光又快又多,平均每长出一斤肉所消耗的饲料,只有以前的一半。
鸡,从此开始了多快好省的大跃进。
二战期间,趁着牛肉、猪肉因为养殖周期长,供不应求,鸡肉攻城略地。
二战结束后,美国人吃的鸡比战前多三倍。
战争改变了肉食供应结构,但当时鸡在美国通常是按只来卖,这让吃鸡变得费时又麻烦。
这时候,康奈尔大学一声钟响,给鸡们送来了号称“鸡块人nugget man”的罗伯特·贝克教授。
Robert Baker (12/29/1921 –03/13/2006)20世纪60年代,贝克和学生研制出给鸡肉去骨的机器,让鸡变成无骨鸡块,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全世界的鸡奔走相告,从此搭上了快餐业的高速列车。
1980年,麦当劳推出麦乐鸡,让炸鸡块风靡世界,也大大提高了鸡肉的消费。
如今,美国人每年消费的鸡肉量也已经超过牛肉。
2018年美国鸡肉消费量1619万吨,牛肉1218万吨。
传统上更加偏爱猪肉的中国人,也随着美式快餐的流行、人们对健康的追求以及鸡肉价格的低廉稳定,越来越喜欢吃鸡。
目前鸡肉在中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猪肉的第二大肉类消费品。
鸡肉替代猪肉的那天或许并不遥远。
毕竟,养鸡占地少还节约粮食。
同样一公斤,生产肉鸡比生猪节省43%的粮食。
鸡的养殖对环境也更加友好,数据显示,每生产一公斤鸡肉产生的碳排放量大约是猪肉的一半,牛肉的四分之一。
研究指出,如果美国人民停止吃牛肉,全部改成吃鸡肉,对环境做出的贡献就相当于公路上少了2600万辆车。
从这个意义上说,鸡肉不光喂饱了人类,还将挽生态狂澜于既倒,扶生态大厦于将倾。
它值得人类献上最诚挚的歌颂:鸡你太美。
参考文献:[1] 张小羁. 为什么鸡会成为人类吃得最多的肉? 壹读,2015年[2] 向海:《利用古代DNA信息研究家鸡起源驯化模式》,中国农业大学,2015年5月[3] 李群,李新:《我国家禽饲养历史考》,《中国家禽》2008年第30卷第23期[4] 鸡肉:从村镇食物到快餐的漫长旅程,新华网,2017年[5] 未来鸡肉或成为我国第一大肉类消费品. 新华财经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4年[6] 2019中国鸡肉市场深度分析!“吃鸡”行情持续景气. 亿欧产业信息网,2019年[7] 巴西成为全球第二大鸡肉生产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圣保罗总领馆经商室[8] 孟洁冰:鸡肉如何征服世界. 《看历史》,2012年[9] McKenna,Maryn : The Father of the Chicken Nugget, in Slate Magazine, 2012. 12[10] Charles,Dan :The Ancient City Where People Decided To Eat Chickens,in National Public Radio, 2015.7[11] Ferdman,Roberto A. : The coming global domination of chicken, in The Washington Post, 2014.7[12] Andrew Lawler , Jerry Adler :How the Chicken Conquered the World. 2012年。